PVC护栏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PVC护栏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愿只愿相见不如不见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5:15:10 阅读: 来源:PVC护栏厂家

核心提示:2011年的11月,我大学还没毕业。那时候学校基本上没有什么课了,同学们也都在忙着找实习工作。眼看着教室里来上课的人越来越少,我心里痒痒的,有一种说不清的愁绪。总觉得大学的生活还有很长,可是一转眼就到了说离别的时候...   2011年的11月,我大学还没毕业。那时候学校基本上没有什么课了,同学们也都在忙着找实习工作。眼看着教室里来上课的人越来越少,我心里痒痒的,有一种说不清的愁绪。

总觉得大学的生活还有很长,可是一转眼就到了说离别的时候。我们宿舍的老大要去新加坡工作,在她启程的前两天,我们八个人在一起吃了最后一顿散伙饭,我还记得那天我们点了椒盐蘑菇和麻婆豆腐。我们在学校的各个角落都留下了合影,我们不说离别,我们都笑着。

宿舍的其他几个姐妹陆续都找到了实习工作,我还是犹犹豫豫的拿不定主意。那时的自己多半是没什么职业规划的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,等拖到不能再拖的时候,才在网上投了几份简历。然后是请假去面试。

我的第一份实习工作,广告公司的内贸业务员。公司的规模不大,只有十多个人。招我进去的主任人很好,教会了我很多东西。该怎么定义我的这份工作呢,应该说是上门推销。那时候的我还很内向腼腆,面对这样一份颇具挑战性的工作,着实感到吃力。还好我遇到了一群不错的同事,大家年龄相仿,都精力充沛,又有着不少共同的话题。刚进公司的时候就是每天外出发名片,碰到写字楼就上去碰运气,一个一个的敲开楼层里公司的门,然后礼貌的说您好,在别人无情的拒绝了之后还要礼貌的说谢谢,再见。那时候每天还是有任务的,具体是收集到几个意向客户的信息,我现在记不太清了。一开始确实很难,感觉要坚持不住了。然后方方来了,我也有了伴。我们每天一起出门,互相鼓励,日子才没那么难过。有时候,我们也和其他几个男同事结伴同行,大家有说有笑,谈新闻,谈梦想,谈未来。尽管每天到处跑着还是很辛苦的,但是很多时候也就不觉得了。

我是在2012年初遇到L和Y的。他们也是我的同事,不过是比我后进入公司罢了。Y比我大一岁,L比我小两岁。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与他们两个会有什么感情纠葛,当然如果我事先能预知的话,我宁愿我们三个不曾相见。

2012年的三月初,Y和L先后来到公司。L被分到我们组,因此刚开始的几天,主管让我带他出去熟悉工作。他年龄比我小,人也长得秀气,像极了我的弟弟,而我也真的待他如我弟弟一般。慢慢熟悉了之后,他会告诉我他自己和他家里的一些情况,我也知道了他从小父母离异,是跟随爷爷奶奶长大的。Y和我并没有分到一组,所以混的不熟。记得有一次,我们都要去东郊,就刚好同路。刚开始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后来不知怎么就聊到了梦想。我们越聊越投机,彼此都相见恨晚。我也知道了他的梦想是开一个饺子馆,然后取名叫金元宝。我那个时候梦想虽然很多,但是都不切合实际,至于给他说的是什么,我已经不记得了。

也许是因为我的缘故,后来我们三个人的关系都很好,经常结伴出行,还时不时的在我租住的房子里小聚一下。Y的厨艺很好,而我甚至都不怎么会切菜。有一次下班后,他们俩提出去我那里聚餐,我欣然应允。我叫来了住我楼下的同学和他男朋友, 还买了一打啤酒,炒了几盘菜。在只有十平米的房间里,大家把酒言欢,聊现在,也聊小时候,聊自己的糗事。那一刻所有人都放下了压力,放下矜持,都那么真实,那么令人感动。一直玩到晚上十点多,这才慢慢散场。我送他们两个去公交站牌那里等车,L走在我左手边,Y在右边。一路上Y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,他手搭着我的肩膀,叫我媳妇。他不是第一次这样叫我,而我也向来只当他是在开玩笑,也没太在意。只是,我不知道这在L看来,是不是多少有点暧昧。我执意把他们送到站牌下,并把他们送上车,这是我送人的习惯。Y不止一次的对我说,媳妇你太善良也太单纯了,这样很容易被人骗的。每次我也只是听听,并不当真。我想,这样的相聚,这辈子也可能仅此一次吧。

没过多久,Y的话果然被验证了。其实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骗局,我还是上当了,拱手给了骗子自己的银行卡还有密码,结局可想而知。发觉被骗后,我首先想到的就是Y和L,在这异乡城市里,我早已视他们为亲人。我们做了尝试,但被骗的钱还是未能找回来。那晚,送走Y后,我陪L在等公交车,他突然说有话要对我说。然后他就对我表白了,他说喜欢我的善良。我当时就想,多么幼稚的想法,但我却不知道要如何拒绝。我该怎么说我只当他是弟弟呢,况且我们从认识到现在也不过21天。也许我还是有一点喜欢他的,但是只有一点点,不足以被称之为爱。几经思索,我还是写了封信给他,我拒绝了。在他对我表白的那一刻,不知道为什么,我感觉我们的友情已经变质了,突然觉得好难过。

我从来没对Y说过L对我表白的事情,我们三个还像以前一样相处,但只有我知道,我们很难再回到从前了。没过多久我离职去了另一家公司,继续做业务。幸运的是,我在这里遇到了小强和燕子,我们在一起走过了又一段难忘的时光。也许是命中注定又或者是巧合,燕子比我大一岁,小强比我小两岁。

后来,L回老家去了。他走的那天,我没有去送。他发短信给我,房,我走了,再见。六个字。我本来是有好些话要说的,最终却只发了三个字,恩,珍重。

再后来,我和Y也联系的越来越少,他还在原来的公司上班,这样便很难见上一面。他后来也搬到我住的那个小区里,离得不太远,只是我们竟从未在转角处遇见过。他偶尔也去找住在我楼下的那个同学,他会跟她说他的初恋,说他们之间的美好往事。只是他没有对我提起过这些,一次都没有。我们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,我总是有一种错觉,觉得自己像个局外人一样,而他们才是老朋友。每每此时,我总是仓皇而逃,我想,我应该是多余的。我居然会嫉妒起我的那个同学来,Y不愿意对我说的,在她面前却不加掩饰。有一回我同学问我,Y是不是喜欢你。我说不知道,他从来都没对我说过。

最后,我也离开了。西安,这座我生活了三年的城,纵有太多的不舍,可是我还是要离开。走的那天还下着雨,我去邮寄自己的行李,回来的时候看到Y的几个未接电话。他问我为什么没有告诉他要走,语气里似乎还有些小小的责备,我说还没来得及。当然,我撒了谎,我有足够的时间跟他告别,但是我却不想告诉他。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。火车开动之后,我发短信给他,Y,我走了,再见。我满心期待能收到他的回复,哪怕只有三个字呢,只是,我什么都没有等到。

最后的最后,我在QQ联系人里新建了分组,人生若只如初见。在这个分组里,只有Y和L两个人。

时隔两年,我偶尔也还会记起他们,只是我们彼此都没有再联系过。也许,我们都没了勇气再回忆过去,也没有勇气再给对方一个久违的问候,哪怕只是简单的三个字。你好吗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。相见不如不见。

濮阳工作服订制

大连工服定做

乐昌工作服设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