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VC护栏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PVC护栏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江阴屠杀扬州万福桥惨案南京大屠杀绝非偶发的事件【消息】

发布时间:2020-09-15 15:47:05 阅读: 来源:PVC护栏厂家

原标题:江阴屠杀、扬州万福桥惨案…… 南京大屠杀绝非偶发的事件!

1937年11月19日苏州沦陷后,日军在护龙街(今人民路)上。

日军驶船无锡南门外的运河上,河畔的厂房、民房在燃烧。

1937年12月2日,占领江阴炮台的日军第13师团士兵在炮台大炮炮口上留名。

被日军炸毁后的武进医院门诊部。

1938年2月,“跑反”的居民返回芜湖。

侵华日军万福桥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碑。

扬州 12月14日,扬州沦陷,万福桥惨案,400人在桥上被虐杀

镇江12月8日,镇江沦陷,被日军屠杀之军民万人以上

江阴 11月底日军占领江阴后,疯狂报复,一个村一个村地屠杀

常州 11月29日,常州沦陷,日军烧杀淫掠,仅常州及戚墅堰等地毁房屋9000余间,死400余人

无锡 11月27目,无锡沦陷,房屋半数以上被焚毁,三日内横尸2000多具

常熟 11月19日,常熟沦陷,日寇四处纵火,到处杀人

苏州 11月19日,苏州沦陷,日兵劫掠,尸骸枕藉

芜湖 12月10日,芜湖沦陷,2000逃难难民在江边被屠杀,城内受害平民超过万人

“百人斩”凶手野田毅、向井敏明在南京雨花台伏法。

中国江苏网12月13日讯 80年前的今天,南京所经历之浩劫犹在眼前。随着近年对南京大屠杀历史研究的不断深入,我们还应牢记的是,日寇铁蹄一路袭来时,沿江其他城市或地区也遭受了深重的灾难。正如“南京大屠杀研究第一人”、已故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高兴祖曾说的:南京大屠杀绝非个别的偶发事件、突发事件,而是侵华日军整个江南战场暴行的继续!

江阴屠杀、扬州万福桥惨案……今天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,这些日寇在南京大屠杀前后犯下的滔天罪行,同样应作为完整的民族记忆传承下去。

实习生 马多洋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张可

这两个臭名昭著的战犯您可能听过

以斩杀中国人为竞赛,一路从上海赛到紫金山下

“八·一三”淞沪会战战况惨烈,打破了日寇“三个月灭亡中国”的幻想,但随着战线不断深入,日寇得以逼近他们最终的企图——南京。“在日寇沿途肆虐苏南乃至安徽各地、进逼南京的过程中,一个最具代表性的事件就是‘百人斩竞赛’。”南京大屠杀史与国际和平研究院副研究员、南京大学历史学博士卢彦名介绍,1937年11月底至12月,日军从上海向南京进军的途中直至实施南京大屠杀期间,第16师团步兵19旅团第9联队第3大队的两个少尉军官野田毅、向井敏明以谁先杀满100个中国人为胜而进行的杀人竞赛,当时的日本媒体称为“百人斩”。11月30日,日本报刊《东京日日新闻》首次报道了“百人斩”竞赛,并在后续报道中详细叙述了此二人在无锡横林镇、常州车站、丹阳奔牛镇、吕城镇、陵口镇、句容县城、南京紫金山等地刀劈百余中国人的经过。12月10日,两人随第16师团攻至南京近郊紫金山麓,此时两人各自所杀人数都已超过100人,因分不清谁先杀满100人,两人又重新约定以谁先杀满150人为胜。

《新华日报》等是最早披露“百人斩”的中国媒体

卢彦名介绍,由于日本媒体肆无忌惮地炫耀,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的所作所为也为国际舆论所谴责。上海的英文报纸《密勒氏评论报》则对日本媒体关于“百人斩”的报道进行了评述和批判,1938年元旦在《向井和野田两少尉是如何完成杀人定额的?》一文中称:“此举明白无误地揭露了日军进入南京后大肆杀、烧、淫、掠的暴行……如此暴行,可谓惨绝人寰。”随后,中国的《新华日报》刊登《南京紫金山下杀人竞赛,寇军暴行惨绝人寰》的报道,《申报》(汉口版)刊登了《日军在紫金山下杀人竞赛》一文,都转载了《密勒氏评论报》的报道,是最早披露“百人斩”的中国媒体。

昔日对“战功”的鼓吹,让二犯被捕最终明正典刑

1945年日本投降后,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中国检察官办事处秘书高文彬发现了当年《东京日日新闻》关于“百人斩”的报道,于是立即通知中国政府,将藏匿于日本民间的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引渡到中国受审。

经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审理,两人均被判处死刑,于1948年1月28日在南京中华门外雨花台刑场被执行枪决。

南京大屠杀前后日寇还犯下这些滔天罪行

“百人斩”只是一个缩影。在这条浸泡着鲜血、暴行、罪恶的“通向南京之路”上,中国当时人口最密集、最富饶的长江三角洲沦为地狱。侵华日军老兵曾根一夫在回忆录《个人记录·南京大屠杀》中就记录道:“‘南京暴行事件’不仅仅局限在南京地区,而是从上海附近出发后不久开始直至南京的扫荡战,这是在广泛的范围内进行的。”

苏州日兵劫掠如群蚁搬家,尸骸枕藉致野狗胖了许多

“八·一三”淞沪会战打响后,苏州城即遭日机轰炸。目击者回忆,苏州新阊门至胥门的学士街,几乎家家遭难,死伤居民400多人。日寇在嘉兴登陆后,准备包围苏州,中国军队不得不撤走,日军在苏州城上空的轰炸、扫射越发猛烈。11月19日,苏州沦陷。

英国记者田伯烈在《外人目睹中之日军暴行》中记载:“日军占领苏州后,我们第一次回去时,看见街上尸骸累累,而那些尸骸足足搁了10天。我们后来再到苏州的时候,看见野狗却肥胖了许多。”“我们看见每一家银行、每一家店铺和每一家住宅,都已门户洞开。日本兵进进出出,川流不息,好像是一群群蚂蚁,背上驮着一捆捆丝、鸭绒被、日用商品和各种家具。”日本学者森山康平在《南京大屠杀与三光作战》一书中记录了当时日本随军记者河野公辉的话,“苏州女人很漂亮,是美女的产地,士兵们只要弄到就强奸,奸后一定杀死。”

常熟同样在8月就遭受日机轰炸、日舰炮击。日寇在白茆口登陆后向常熟进犯,一是到处纵火,二是到处杀人。吴市一带,被日军杀害的就有571人。11月19日,常熟沦陷,城内商店停业,无盐供应,南门居民和附近居民结队去莲墩浜盐公堂搬运食盐。日军见后,架起机枪扫射,当场枪杀300多人,以致遍地死尸,血流成河。

无锡房屋半数以上被焚毁,沦陷三日横尸2000多具

11月27日,日第十六师团二十联队侵占无锡,在占领后的最初三天里,从闾口桥至吴桥,被日军残杀的无辜平民尸体就有2000多具,闾口桥一带躺满了尸体。日军又对全城进行洗劫,并纵火焚烧。

据英国记者田伯烈在《外人目睹中之日军暴行》记载:无锡北郊被焚的市区,长约一英里,只有一家纱厂幸免。从车站到城门口,旅馆、商店、货栈和住宅,均付之一炬。车站和城垣,都变成了废墟,各种电线都断裂落地。进城后,破坏的情形同样严重,无锡的房屋被焚的至少在半数以上……和运河并行的城南,约有一英里长的市区,化为焦土,工业中心和城市要站的无锡,现在是完全陷入瘫痪状态了。近郊洛社、石塘湾、东亭镇等十几个村庄,都处于同样的情况,均被日军焚毁。

江阴曾是抵御日寇要塞,日寇整村整村屠戮报复

江阴为长江下游要塞,“八·一三”淞沪会战打响后,中国守军曾在此与日军进行海空作战。11月底,日军占领江阴后,疯狂进行报复。据史料记载,日军进城后几天中,就屠杀居民千人以上。城外,计家湾男女老幼47人全被枪杀,转奚村除几个老年妇女外,其余30余人全部遇难,两村房屋均被夷为平地。曹鲍村除两个男孩幸免于难外,全村所有在家男人42人全被日军活活烧死。后来人们把他们的尸体埋葬在小河北岸,立一墓碑,上刻“兵燹灾民”四字及死难者姓名,成为侵略者罪行的铁证。

据统计,日军侵占江阴后,城内房屋被焚毁者半数以上,繁华的东大街,从方桥到高巷,变成一片瓦砾场。北城门外,从定波桥到黄田港,片瓦无存,站在定波桥上可一眼望见长江滚滚波涛。到1945年日本投降,江阴仍到处是断壁残垣,未能恢复元气,总计在八年战争期间,江阴全县被日军杀害20000余人,房屋15000余间毁于战火,其中大多数是在日军侵入时被烧毁的。

武进老人妇儿被赶入大坑,日军再投进10颗手榴弹

1937年11月27日,日军由无锡分两路进犯常州武进地区,沿路烧杀,横林及其附近连烧三昼夜,毁房1180余间。11月29日,常州沦陷,日军烧杀淫掠,仅常州及戚墅堰等地毁房屋9000余间,死400余人。城东北三河口等乡镇,各镇街道一半化为灰烬。11月30日,日军占领奔牛镇,毁房1742间。进攻常州武进的是日军第十六师团二十联队第三大队。据该大队第三机枪中队一名伍长的日志:11月28日,“随着我们向前推进,支那年轻人竞相逃走……逃走者可疑,就开枪打死。在农村中放火……不一会大火包围全村,简直成了火海……三个村庄一个接着一个全烧掉了,还枪杀了五十六个人”。11月29日,“武进是抗日、排日的根据地,所有街道都进行扫荡,不问老幼男女,全部枪杀”。又据该大队第三机枪中队一名上等兵说:“武进有很多军工厂,上午8时,友军飞机轰炸市内。轰炸结束后,第三大队(十一、十二中队)开始突击,命令是一个不剩地搜出来。老人和小孩被集中在一起,加以烧杀,年轻女人则作为战利品……工厂旁边有一个飞机轰炸造成的大坑,直径十米,成了合适的行刑场所。把五十岁左右的中国妇女、四五岁的小孩、六十岁左右的老人,强奸后的姑娘约三十人扔进去……然后投进十枚手榴弹。”

芜湖2000难民在江边被屠杀,城内受害平民超万人

为了配合主攻南京的部队,日军提前迂回了安徽芜湖。12月10日,第十八师团攻占芜湖。当天就在沿江一带抓住2000多难民,赶至江边,全部用机枪杀害。

在市内,日军屠杀来不及逃走的芜湖市民,大街小巷,尸骸狼藉。据弋矶山医院法籍院长色让说:仅他的医院,就从街上抬回断肢缺臂的受害者近300人。总计在占领芜湖的最初一段时间,日军在城内屠杀了10000余名手无寸铁的平民,妇女被强奸后残杀,街头巷尾到处都有被日军残杀的裸体女尸,有的被剖腹、割乳。至于纵火,江边一带的房屋全被烧毁。长街上的店铺被焚烧殆尽,闹市区国货大楼一带,烧得只剩残垣断壁。芜湖变成了一片焦土。

田伯烈《外人目睹中之日军暴行》一书也记载说:“在占领芜湖后的第一个星期内,日军对于平民滥施虐待屠杀,对于住宅恣意抢劫破坏,超过我旅华二十年中所经历的任何事变。”

扬州万福桥惨案,400人在桥上被屠杀,仅一人逃生

差不多在南京陷落的同时,日军十三师团天谷支队渡江攻占了扬州(12月14日)。他们逐街逐院搜杀,无一幸免。大宁寺内有中国军队重伤员60人,全部被杀,连7个僧人也未能幸免。据统计,日军进城头3天,就杀害市民500余人。城内妇孺收容所八处,除法国天主教堂办的一处未受骚扰外,其他几处的妇女都遭凌辱。日军占领扬州的第一周,就有600多名妇女被污辱。

在城外,东郊万福村100多间房屋被烧毁,100多名老百姓被残杀,其中几名造桥工程人员被凌迟杀害,还有400多名民夫在万福桥上被屠杀,只有一人跳水逃生,幸免于难。这就是众所周知的“万福桥惨案”。

专家观点

卢彦名 南京大屠杀史与国际和平研究院副研究员、南京大学历史学博士 唐恺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会员

日寇妄想以暴行征服中国,却激起中华民族抵抗到底的决心

自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,至12月13日南京沦陷,历时4个月。在4个月里中国军民的英勇顽强的抵抗,彻底粉碎了日本帝国主义“三月亡华”的迷梦。日军华中方面军从上海向南京进犯过程中的暴行不断被披露,一地的受害人数多则万余。

例如1937年8月23日凌晨,日军第十一师团于宝山川沙河口登陆后,沿途烧、杀、淫、掠,日军登陆百日之内,罗泾地区惨遭杀害的无辜百姓2244人,烧毁房屋10908间,灾难空前。11月5日,敌酋柳川平助指挥第十军从金山卫登陆,沿途烧、杀、抢、掠,仅金山卫地区被杀居民就有2933人,烧毁房屋26418间,史称金山卫“十月初三”惨案。12月8日镇江沦陷,日军在镇江大肆烧杀淫掠,据事后调查,镇江被日军屠杀之军民在万人以上。镇江爱国企业家张怿伯,于1938年2月凭“身之所历,足之所至,耳之所闻,目之所见”写成《镇江沦陷记》,以第一手资料揭露了日寇罪行,成为日军在南京大屠杀之前所犯暴行的又一铁证。

从上海到南京一路上,日军犯下的种种暴行,除了战争使日军变成杀人的机器外,还有以下三个深层次的原因:一是日本自明治维新开始,就竭力宣扬“大和民族是优秀民族”,这种所谓的种族优越感,使得侵华日军普遍出现了道德良知的泯灭和心理状态的扭曲。日军从上海到南京一路犯下的累累罪行,绝不是偶然的现象,而是日本政府长期对国民进行军国主义教育、歧视中华民族所产生的必然结果。二是在三个月的淞沪会战中,日寇遭遇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,造成日军伤亡达到43672人,其中战死者9115人,由此引发日军强烈的报复心理。例如,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军第13师团103旅团65联队在幕府山俘虏了20000中国军人,在其回忆录中曾写到“这批俘虏中,夹杂着大约2000名曾经盘踞在老陆宅、马家宅,让两角部队吃尽苦头的敌兵,一想到许多牺牲的战友就是倒在这帮家伙的枪口下,大家就恨得咬牙切齿”。三是如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做出这样的分析与判断:“对都市或村庄居民实行屠杀以为报复,这就是日方所谓的‘膺惩’行为。”所谓“膺惩”是以所谓的“恐怖的政策”即通过暴力恐怖手段,妄图消灭中国军民的有生力量和打击抵抗的信心,使中国政府屈服,也是日本军事当局想通过一种有组织、有计划的暴行,配合日军攻占南京,彻底征服中国。

日本因接受中国文化而从蒙昧走向文明,竟不知中华民族几千年从未屈服于外来之武力?南京大屠杀,乃至前后沿江发生的一系列暴行,恰恰使中国军民下定了抵抗到底的决心!

众矢之地九游版

铁血三国

幻剑修仙BT

我欲封天山海战内购破解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