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VC护栏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PVC护栏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茅于轼如果打倒了富人全国都是穷人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17:01:17 阅读: 来源:PVC护栏厂家

茅于轼:如果打倒了富人全国都是穷人

茅于轼(资料图)  讲到减税,我就想起我们财富的分配,财富的去向。GDP就是全国人民一年创造的财富总量,财富总量那来干什么用了呢?干了三个方面:第一、消费了,家庭吃的,穿的,用的,玩的消费掉了。第二、政府收取做公共服务的成本。第三、形成了固定资产。盖楼房了,修地铁了,最后有一点留到国外去了。  这个比例是什么样一个情况呢?我们用掉的财富中间最大的比例是投资,形成固定资产,差不多是50%,确切点讲49%。然后居民的消费34%,政府的消费13%,跑到外国去,出口减掉进口4%,占GDP总量的4%。这样的分配比例是很扭曲的,我们自己不觉得,如果跟国际比较就看出来了,我们投资比例太高,而且更要命的就是我们的投资不是为了将来的消费,而是为了把GDP把它花掉,或者交换投资拉动GDP,因为我们的总需求不足。所以,政府来购买变成了政府的基础设施,地下铁。而且政府的消费占了13%-14%。从政府消费掉的这部分,和他给我们提供的服务,这个不成比例。服务太少,消费的太多了,这就是从GDP的用上来看。  今天要提减税问题,那就是要减少政府的消费,这个任务我觉得挺难的,因为我们虽然这回“两会”会有点表示,但是这个决策不在“两会”,这我们都知道。决策最后能不能减税,减税的事儿,我们经济学界已经讲了好几年了,因为我们GDP的分配给政府分配的不断的上升,他拿的部分比GDP的增量9%加一倍还多,20%多,所以这个是一个,我希望我们今天有“两会”不少委员代表在这儿,能够起到作用。  从企业家的角度来看,他们最需要的恐怕除了减税,更需要的是什么呢?更需要的是得到保障。他们的财产,他们的人生要很好的保证,他们的财产的利用要得到自由。我觉得这个是当前企业家心里头最犯愁的一件事儿。我们的企业家在中国跟外国的企业家做比较,风险非常的大,因为我们还不算是一个法治国家,你的财产,甚至你的人生搞不好就被政府侵犯了。所以,这两年好多企业家往外跑。我写过几篇文章,讲的是要替富人说话,为穷人办事,因为这些文章捱了好多的骂,我现在还坚持这个看法。为富人说话,为穷人办事,这两个都不能少,你不为富人说话,最后的结果是什么,国家没有富人,全都是穷人,也就是说,穷人本身有希望变富,你打倒了富人,全国都是穷人。  所以,今天我们开这样一个会,能够有机会表达我们企业家的愿望,我不是企业家,但是我有很多企业家朋友。我理解他们的需要,而且从我们改革30多年,成功的地方就是发展了民营企业,不是我们坚持公有制。对于我们引进了私有制,才有今天的大好天地,所以对于私有制部分,不好好的保护他,这个将来要出事儿。近两年发生的国进民退的现象也是值得我们非常注意的,现在搞得企业的投资方向都难,因为赚钱的路都给政府垄断了,你进不去,这个跟世界的发展潮流也不符合。  所以,要保护财产,保护人生,给他充分的自由,给财产充分的自由,让你的资金都有自由流动的机会,自由流动就能够找到最佳的配置。为什么世界上发达国家都是自由国家?不管是土地,是资本,是人都能够自由。我们改变成功也是因为扩大了自由,原来农民不能进城,现在不但可以进城,还可以创业,还可以出国,有了这些自由,我们效益就改善了,所以自由与一系列的其他法治有关系,这是我讲的跟人的生命的保障,财产的保障,也就是人权的保障。我们国家已经把保护人权写到《宪法》里头去了,实施上面还不够,方向已经有了。今天借这个机会,我说这么几句。  改革成功的三十年后,中国的内外条件都大不一样了。沿着原来的改革道路很难继续前进,何况原来的道路也逐渐走了样。严峻的形势迫使我们认真地思考下一步的方向。  现在国内外的矛盾一大堆,一个个去解决抓不住主线,事倍功半。这些矛盾归结为一点,就是共产党的权力欲望得不到限制,侵蚀了市场,甚至侵蚀了个人的基本权利。而且欲望模糊了判断力,在国际国内一些重要的是非,显而易见的正确和错误被权力欲望所扭曲。  千头万绪的矛盾,返本归宗要还权于民。当前社会的主要矛盾都和中央集权有关。官民冲突,土地纠纷,国进民退,贪污腐化,贫富分化,都与权利过分集中有关,更何况这个权力是一个缺乏监督的权力。如果不加限制,继续朝这个方向发展下去,中国的前途堪忧。  举一个例子。中央把解决百姓的住房问题放在保障性住房政策上。听起来很好,这个政策覆盖了中低收入者,只有高收入者不在内。全国人民都寄希望于保障性住房能为自己买上房。可是大家想一想,政府一点也不创造财富。所有建房的物资都是老百姓自己生产出来的。原来是由市场分配,现在改由政府分配。百姓把自己原有的在市场上选择的自由交给了政府,变为由政府分配。以为这样能更多地解决住房问题。其实是政府在集中他的权力。  过去一年国进民退也是政府集中权力的一个方面。这和改革初期放权正好相反。这是改革前景的主要危险。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